社交媒体“离间”亲情?或成婚姻新杀手
2015-12-15 16:11:34   来源:人民网   评论:0 点击: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每一个家庭都是封闭式的,并不存在交流的外界空间,即使有这种空间也不够宽阔。而现在的社交媒体打破了这种界限,同时建立了一个更顺畅的平台。微信等社交软件只是人与人之间现实关系的一个投影。要维系好珍贵的亲情。。。。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每一个家庭都是封闭式的,并不存在交流的外界空间,即使有这种空间也不够宽阔。而现在的社交媒体打破了这种界限,同时建立了一个更顺畅的平台。

  微信等社交软件只是人与人之间现实关系的一个投影。要维系好珍贵的亲情,我们还是要直奔现实生活的“主题”,在真实世界中加强与家人的沟通交流。

  近日,一段《与亲人对视3分钟》的视频在网上很流行。视频中,母女、父子、兄弟、夫妻,一对对生活中最亲近的人,进行了一场3分钟的对视,情绪从尴尬、心酸、感动、泪崩到幸福……

  视频看哭了不少网友,也让他们重新审视曾被忽略的亲情。有网友感慨道:“我们往往忽略最爱我们的人,对待他们,我们脾气永远最臭。对视自己的亲人,也许沉默是无言的告白。”也有人说:“对身边的人,我们应多关心、陪伴一些,他们被岁月雕刻的细微变化就会小一些;反之,总有一天,我们会惊愕于‘怎么会这样’的自问。”

  社交媒体时代的交流困境

  身处社交媒体流行的时代,我们将注意力从现实中的交流转移到了微信、微博上。有媒体刊文称,2003年以来,我国离婚率已连续12年呈递增状态。微信、陌陌等社交软件或成婚姻新杀手。

  根据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家庭幸福指数与移动电子产品关系调查报告》的研究,个人生活与社会生活的边界渐渐消融,大多数人已经习惯于24小时在线的生活。该调查数据显示,陪伴配偶时无法放下移动电子产品的被调查者,他们对自己是个好丈夫或好妻子的满意度更低,家庭幸福感也更低。在陪伴孩子时,不能放下智能手机的父母中仅有48.6%的人感到孩子非常爱自己;而在陪伴孩子时尽量避免使用智能手机的父母中,80%的人感到孩子非常爱自己。

  微信等社交媒体拓宽了我们的社交范围,也为我们的社交带来了更多便利,但它对家人来说,是更加促进还是疏离了亲密关系呢?在移动互联时代,我们要怎么珍视亲情,保护家庭?

  被“朋友圈”屏蔽的父母

  “80后”小伙薛凡是典型的“社交媒体人”。从上中学时的QQ,到大学时的人人网,再到读研时的微博、工作后的微信,薛凡工作、学习和生活中大多数与外界的交流几乎全依赖于社交媒体。不过,这其中也有例外,在他所有社交媒体的“好友”中都没有父母的身影。

  “不想加父母微信的原因是害怕时时刻刻被父母‘盯着’的感觉。”薛凡向《中国科学报》记者坦言,自己在微信上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成为父母眼中的“地动山摇”。

  今年回家过年时,耐不住母亲的再三要求,薛凡加了母亲的微信。不过刚踏上回京的火车,他就把母亲“屏蔽”了。薛凡平时工作压力大,有时难免在微信上发发牢骚,他担心自己一时的情绪表达会让父母紧张忧虑。

  “打电话给父母时,我可以说我想说的,而忽略我不想说的,微信不一样,它几乎记录了我生活的全部状态。”薛凡说道。

  与薛凡极端相反的一个例子是安心,同样是离家在外的游子,安心却是为了与父母随时联系才开始使用微信的。“我原来挺排斥社交软件,觉得很浪费时间。不过由于在国外留学了一段时间,微信几乎是与父母联系的最经济便捷的方式。”安心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她的朋友圈里只有爸爸妈妈两个人,而她更新朋友圈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爸妈时刻了解自己的生活近况。

  社交媒体是“果”不是“因”

  面对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情况,资深心理咨询师柏燕谊提示:微信只是人们现实生活关系的一个呈现,它不是原因,而是结果。

  “亲人之间的日常情感交流是有期待和压力感受的。倾诉的一方希望得到支持、建议,这种期待往往转化为对被倾诉一方的要求,从而带给对方压力。”柏燕谊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柏燕谊认为,人们的很多压力感受在与亲人交流时是不愿意传递给对方的,免得给对方带来紧张焦虑的情绪。这就造成亲人之间交流时很多话反而是不能说的。而如果亲人之间进行没有实质性内容的交流,又不一定符合亲人之间的交流期待。所以在微信等社交媒体上,我们可以看到亲人之间反而没有太多紧密的联系。

  与这种交流方式不同的是,微信上的社交交流往往不包含过多的期待。“就像我们发一条朋友圈,往往不期待别人给自己回应或者不期待回应的具体内容。在微信等社交媒体上大家都是抱着娱乐的心态,这时候的交流就显得更能够减压和释放,让人与现实生活中的压力感拉开距离,这种交流带来的是一种隔离的保护性作用。”柏燕谊说道。

  除此之外,柏燕谊还认为是否屏蔽了朋友圈不能作为亲人之间是否“有爱”的衡量标准,屏蔽与不屏蔽是亲人之间“爱”的两种不同表现。这两种截然相反的行为取决于亲密关系中的对方处于什么样的人格状态。

  “如果家长是焦虑型人格,子女与他们之间的情绪交流就会被放大,很容易反过来制造或诱发子女的焦虑。就像薛凡的例子中,很可能他在朋友圈中发送的东西只是一些转瞬即逝的情绪,甚至是一些超现实的东西,但这很可能会引起他母亲过度的担心和焦虑。如果父母的人格状态是很放松的,子女就不用担心从对方传递过来的是负能量。”柏燕谊解释道,“屏蔽父母微信的动机很有可能是不愿意让父母着急,这是子女根据对父母人格水平的判断来选择的行为。”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每一个家庭都是封闭式的,并不存在交流的外界空间,即使有这种空间也不够宽阔。而现在的社交媒体打破了这种界限,同时建立了一个更顺畅的平台,这种现象的出现是社会发展带来的变化。

  在没有社交软件的年代,也许人们下班回家玩手机游戏、看报纸、下象棋,家人之间的关系也并不是时时刻刻促膝长谈的场景。只不过在没有社交软件的时代,人们可能没有过多地把注意力投入到家庭之外的某个点上。“人们可能觉得这种状态就是家人之间的亲近,但我并不这样认为。只不过那时候没有机会、平台和对象去表达。而社交软件提供了这些机会和人而已。”柏燕谊说。

  归根结底,微信等社交软件只是人与人之间现实关系的一个投影。要维系好珍贵的亲情,我们还是要直奔现实生活的“主题”,在真实世界中加强与家人的沟通交流。


相关热词搜索:社交 亲情 人类

上一篇:平面媒体创新需利用网络新思维做新媒体
下一篇:机器人再度崛起,是否会造成失业危机!

分享到: 收藏
近期热点文章
近期热评文章
频道浏览总排行
频道本月浏览排行
在线咨询

智邦在线客服

  • 罗老师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王老师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朱老师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张老师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黄老师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报名
投诉建议
扫一扫

扫一扫
智邦赠送神秘大礼

全国服务热线
0755-61828026

返回顶部